高考后相伴俩月!卡车司机十年来与女儿最长时间的相处

2022年8月25日 by 没有评论

8月7日下午,新疆吐鲁番盆地42摄氏度,位于托克逊县的能化电石厂骄阳似火。穿着长袖工装的刘少波坐在他13米的重汽挂车里,等待着将焦炭卸车。卡车里的风扇嘶唰作响,刘少波说:“不用开空调,省气,而且今天也不算太热……”

这位常年奔波在“火焰山”附近的45岁司机,是来自河北省石家庄市元氏县毛遗村的一位普通父亲。近20年来,他凭借一己之力养着全家五口。他是辛苦的,也是幸福的。因为刘少波的大女儿刘晓蕊,刚以587分的优异成绩,拿到了陕西师范大学的录取通知书。

刘晓蕊记得,自己七八岁的时候,父亲就常年在新疆跑运输了。因为相比河北,新疆车少活儿多、挣钱也多。近十年来,父亲每年回家不过一两次,每次不过一两周,甚至为了能挣到两三倍的运输费用,有几年春节,父亲也没回家过年。

天下哪有不惦记孩子的家长。刘晓蕊高考,刘少波执意回来送考,却因新疆运输业太过艰苦,没能及时找到人替班。高考过后,刘少波终于赶回元氏老家,陪伴了妻子、儿女两个月。

“这是十年来,他在家陪我最长的一段时间了,我特别高兴。”刘晓蕊说,当她不再是通过手机视频,而是直面风尘仆仆归来的父亲时,她发现父亲的头发白了、皮肤黑了,背也驼了。可父亲从来没说过累。

这些天,相比以往视频里父亲的豁达、开朗,刘晓蕊第一次看到了父亲的焦虑。7月31日,陕西师范大学录取通知书送达,是她选择的材料类专业。“这就算是稳了,放心了!”刘晓蕊听到父亲说这句话时,才看到他的眉头舒展开来。随后,刘晓蕊接收到父亲做她坚强后盾的宏声信号:“你好好上吧!全身心放学习上,我能养起你!”

那天,老家二十多位亲友围着刘晓蕊和她的录取通知书合影留念,并表达对她的祝福。刘晓蕊只觉得,不能辜负父亲的爱和期待。“这些年父亲虽不在身边,但视频连线几乎天天都打,她和两个弟弟从没缺少过父爱。”刘晓蕊说,父亲会在新疆开上2000公里的车,跑到和田给她们带回刻有各自属相的平安扣;自己爱画动漫却不被朋友认可,父亲却说“闺女画得真好,是他们欣赏不来”;当别的家长都在给高三孩子加压时,父亲只说“不要在意别人,放松下来,因为你在我这儿永远是最棒的”……

两个月的朝夕相处,父亲在家陪她和弟弟打羽毛球,下五子棋、跳棋,开车带家人转遍了元氏县甚至石家庄几乎所有的景点儿,还不停地跟她讲,等她大学毕业,要带她到新疆玩个痛快。刘晓蕊很知足,她知道父亲已经尽己所能,给了她最长时间的陪伴。8月份,父亲还要回新疆运煤、运焦炭,因为他还要为自己交大学学费,家里还有两个上学的弟弟、照顾他们三个孩子的母亲需要一定开销。

“确实回家太少了,但我必须是为家庭拼搏、孩子们眼中的那个‘超人’。”从河北老家回到新疆,刘少波继续往返于新疆阿克苏拜城县和吐鲁番托克逊县。在停车休息的间隙,他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说,作为一名长途货运司机,没能陪着儿女长大,是他最大的遗憾。但在路上,无论多晚休息,只要看到妻子、孩子的留言还视频,他就卸去了一身疲惫,并成为他常年在戈壁公路上艰苦奔波的不懈动力。

“今年一直跑阿克苏和吐鲁番,往返600多公里给电厂运煤,给焦化厂送焦炭,一趟能挣四五千,一个月跑7~9趟。”刘少波说,这比在河北跑车挣钱多,近些年,老家也总有人听说在新疆挣钱多而跑来,但由于条件太过艰苦,能坚持下来的是极少数。

这几天,“以火焰山”闻名的吐鲁番,最高温度在44摄氏度,地面温度像是火炉。中午,刘少波坐在卡车车头里等卸车,少则三四个小时,多则一整天,脚是肯定不能下车沾地的,车内的温度也是异常“”。饮水机用的19升一桶的矿泉水,两天就喝完了。而由于近年来疫情防控严格,很多时候驾驶员还不能下车,喝水、吃饭、上厕所、睡觉都要在车内解决。因为赶路连口馕都吃不上,也是常事。

吐鲁番是盆地,夏天的热浪出不去,而在刘少波看来,这要比春天、秋天遭遇狂风还要好一些——从乌鲁木齐顺白杨河河道吹来的风,鼓吹在与阿克苏之间的百余公里范围内,刮起八九级大风是常事。2007年,沿线级大风掀翻火车的情况。“去年在运煤时赶上狂风,特制的防风篷被刮坏了两块。在停车区,三四个人下来拉拽断了的篷布绳,不但绳子抓不住,甚至风刮得连脚都立不住。在戈壁滩上,石子拍得身上生疼,卡车队伍只能等风小了再开……”

当然,这些困难、惊险的场景,刘少波是不会跟孩子提的。在他与孩子的对话和视频里,有六月份公路边售卖的甜蜜瓜果,有七月份挂满枝头的野生桑葚和黑枸杞,还有夏日巴音布鲁克大草原上,”蘑菇之乡“和静县乌拉斯台村的丁丁菇、大白蘑……

孩子们知道父亲在3000公里外的真实生活吗?记者了解到,在刘晓蕊的心里,她对父亲是无比心疼和敬佩的。她怕父亲过于劳累,晚上还要在戈壁公路上开车;她明白父亲没有告诉她实话,明明生病了却装得跟没事人似的有说有笑;他知道父亲能在新疆做运输,一跑就是十多年,是因为父亲已在远方结交到越来越多的挚友……

“他是一位卡车司机,也是我平凡而又不凡的父亲。”刘晓蕊说,她最喜欢的一句话出自小说《月亮与六便士》,“满地都是六便士,他却抬头看见了月亮”。“虽然家庭生活有些艰苦,但是因为父母的支持,我还能追求我的学业与理想,相比书中的主人公,我更要幸运。”

得知这样一则父女情深的石家庄故事,是因为刘少波看到了燕赵都市报官方微信平台刊发的”满帮设立‘云程奖学金’”的消息,作为满帮平台的注册用户,刘少波当即提交了报名申请。日前,刘晓蕊已被确定为符合条件的优秀高考应届考生,数字货运平台满帮集团、贵州满帮公益基金会将为其提供3000元奖学金。

“家里有效的劳动力只有父亲一人,他却因要养家而不能在家多住一段时间,希望这份奖学金可以暂时缓解父亲的疲劳,为上大学的女儿而自豪,顺便放松一下自己、缓解一点家庭的资金压力。也能让我的父亲、一个普通的卡车司机,以及一个普通农村女孩的家庭,感受到社会的关爱。”刘晓蕊说。

“满帮平台上聚集了数百万的货车司机,我们深切理解货车司机的辛苦与不易,他们常年在路上奔波,能陪伴孩子的时间不多,与一般家庭相比,孩子高考取得理想成绩,他们会更加开心与欣慰。”“满帮云程奖学金”项目负责人表示,满帮想借助这次设立奖学金的机会,为卡车司机朋友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,让他们感受到温情与关怀。

据悉,“满帮云程奖学金”项目除了给予考生直接经济资助以外,满帮集团还将对入选学生开通大学实习的绿色通道,关心学生成长和职业发展。

Leav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